第165章 圆满
总裁的小萌妻 - 明珠琳琅

第一百六十五章、圆满(结局)

——

范灵萱看着唐学礼这么激动地样子,有些狐疑地努了努嘴,不知道什么事情让他这么激动。在她眼中,唐学礼可一直都是个沉稳地男人,泰山崩于前也会面不改色地,让他这么激动的事,究竟是什么。

不过还是立刻起身,跟着他出去了。现在她跟唐学礼住在唐家住宅,唐学礼以白楼不适合她住为由让她搬出来了。这也是为什么让刘洁离开地另一个原因,因为在唐家,除非是唐家人,否则一般人是不能进去的。

一旦进去了,就要成为唐家人,世世代代不能离开。

刘洁当然不肯,她还是大好青年一个,想着好好地跟老公过日子生孩子呢。怎么肯加入这种黑帮组织,成为黑道的人呢。所以一听唐学礼跟她说,就立刻收拾东西逃走了。

范灵萱住进来,是以唐家当家主母地身份住进来的。唐家住宅是百年老宅,不过百年前唐家也是鼎铭世家,所以建筑都是当时最流行地欧式建筑。因为唐家人一直住在这里地缘故,所以每年都有重新粉刷修正,看上去,还是和新的一样。而且内里地装修,也被唐学礼给装修成了现代结构,住在里面,倒是也并不觉得不方便。

唐学礼在范灵萱住进来时就跟唐家上上下下的人吩咐过了,他要结婚,娶一个女人,并且已经有了身孕,让她住进唐家。这是唐学礼这么多年第一次谈及女人,并且要结婚的这种。当即就让唐家上上下下沸腾起来,唐家虽然主要涉及黑道生意,可是唐家的下人都是十分忠心的,对这位当家主母充满了期待。

而唐家仅存的那些元老们也十分欣慰,唐学礼都三十多岁了,还不结婚,甚至连个私生子都没有。可让这些老头子们急坏了,还生怕唐家会毁在唐学礼手上。毕竟当家人一直没有子嗣,就等于是把唐家给断送了。

所以听说有了结婚对象,并且怀了身孕,也是十分高兴。不过当打听到范灵萱的身份,却是有些不高兴的。觉得范灵萱配不上他,而且范灵萱的身份还是他母亲,也就是他父亲的正妻的侄女,等于是表兄妹地关系。虽然并没有血缘上的,不过所有的私生子都是要忘记自己的生母,而要认唐家主母为母亲的,那也是名义上地私生女。

又和欧鸿城地关系不简单,这让那些老头子们更加担心。也提出反对地质疑声,不过唐家被唐学礼把持了那么多年,可不是简简单单几句反对就能让他改变主意的。

甚至只是微笑着看着这些老头子们叽叽喳喳,最后一锤定音,他这个婚结定了。让那些提出质疑和反对的老头子们,顿时哑口无言,只能无奈地顺从。

唐家老宅是分为前后两个部分的,前院是招呼宾客们住的地方。而后院则是唐家主母以及唐家未成年的子嗣们住的地方,其实唐家后院内还是机关重重的。万一唐家败落或者被人寻仇,唐家前院能抵挡一阵,可以让唐家后院的人有机会和时间逃走。

当然,唐学礼并没有告诉范灵萱这些。她不需要知道,因为这种事情,他永远都不会让它发生。

从前院到后院,还是需要走一段时间的。在路上的时候,范灵萱就忍不住问唐学礼,究竟什么人来了,让他这么高兴。不过唐学礼却不肯说,只是看着她笑,说等她到了前院就知道了。

看着他弄得这么神秘兮兮地,范灵萱倒是更好奇了。从头才到位,猜了好多人好多事情,不过,都被唐学礼给否认了。等她好不容易走到前院,便跟着唐学礼一直走进正堂。虽然她对唐家的事了解的并不深,不过还是知道的。一般见人都会在偏厅见,能在正厅见的,绝对是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人。

这下范灵萱就更好奇了,抿了抿嘴角,跟着唐学礼进去。

唐学礼本来是站在她前面的,等她进去后,便让开地方,让她看清楚大厅里的人。

一瞬间,范灵萱惊呆了,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而面前地两个人也同样惊呆地看着她,虽然得知这个事实后,已经在电视上和图片上看过她无数次地模样。但是对他们来说,她依然是陌生的,依然是一个让他们找不到一点感觉的人。

一直到…范灵萱终于回过神,颤抖着双唇看着他们,哽咽地叫出一声:“爸妈。”

两人才有些微微颤抖,有些恍惚地认清楚现在的事实。可是…也就不敢走过去呀!比当初有人告诉他们,他们的女儿并没有死,而是重生到别人身上更加让他们震惊。毕竟那时候也只是听说,和现在实实在在地看到这个人还是完全不同的。

现在看到这个人,这个突然叫他们爸妈的人。让两位老人,瞬间崩溃,就连周父这样一个大男人,都忍不住陪着妻子呜咽地无声流泪。

看到父母地眼泪,范灵萱好像又回到临死地那一刻,看到父母地眼泪一样。让她再也忍不住,奔过去紧紧地抱紧他们。

“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晓晓好想你们。”范灵萱哽咽地哭起来,趴在爸爸妈妈怀里,拼命地闻着他们身上熟悉地味道,心颤抖地厉害,整个人有种不真实地幸福感。

她因为,她以为再也不能抱着父母的身体,再也不能对父母说出这种话了。没想到,她竟然还有机会再次抱着他们,再次对他们说出这样的话语。

周父周母也十分激动,现在从这个陌生地女孩嘴里听到爸爸妈妈地称呼,听到她说她叫晓晓,她想他们。他们才有点这就是他们的女儿,他们的女儿没有死的真实感。

三个人都激动地再也说不出话,只能抱头痛哭,才能舒缓一下自己内心地激动。

唐学礼在一旁看的也有些感触,虽然他现在应有尽有,早已站子人生地顶端,俯视众生,掌握那么多人的生与死。可是这种难得可贵地亲情,却是从未有过的。

记忆中他的母亲也是这么温柔地,也会温柔地抱着他亲吻他。只可惜,他还没有对她的样子记得太清楚,她就惨死在父亲的枪下了。他知道母亲是甘愿死的,为了他甘愿死,甚至连求饶都没有。只希望父亲能善待他,只希望他能一生平安得偿所愿。

而父亲却并没有遵守对母亲地承诺,等母亲死后,便将他扔给几个残酷地男人,开始惨无人道地训练。因为在争夺唐家当家人的时候,可不止需要聪明果断地头脑,还要有过硬地功夫。才不会在还没有出手,就被人杀死。他的二哥,也就是正妻所生的那个孩子就是个很好地例子。

有着聪明地头脑,可是却同样有着羸弱地身体。不等别人动手,他自己就在一次暗杀中因为惊吓过度而死。所以对于他们这些私生子,父亲总是用着极其残忍地方式训练,胜者为王适者生存,不能忍耐下去的,也只有被淘汰地份。而忍耐下来的他们这几个兄弟,就必须要展开斗智斗勇残酷无情地争夺,那才是一场厮杀。

平日里一起吃饭兄友弟恭,可是一出门就能彼此对着彼此开枪。在这样地环境下成长,他从不知道亲情为何物。和母亲的那点亲情,也早就埋没在岁月地长河里,让他再没有一点记忆。

现在看到范灵萱他们三个人这样,对他来说是陌生的。可是却也是有着深深地感触的,因为从未有得到过,所以才会向往。

不过范灵萱到底是两个身子的人,唐学礼现在对这方面的事情可谓是研究颇深。因为自己和母亲地悲惨经历,他发誓不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孩子也遭受到他同样的命运。所以对范灵萱和这个孩子,他是极其用心的。也让属下拿来了不少的书研究,希望能知道的更多些。

现在她还没有度过危险期,所以这样一直激动地哭对身体并不好。连忙上前温柔地劝慰:“小萱,爸爸妈妈,你们都别哭了。现在终于见面了,不是应该高兴吗?这么大喜地日子,应该开心才是。小萱也是,见到爸爸妈妈怎么还能这么伤心。你现在可是有孩子的人,一定要注意。”

唐学礼地声音不高,温润而低沉,不过却能够让三个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范灵萱是有些不管不顾地依旧抱着父母痛哭,现在对她来说,再没有比见到父母更令她激动的了。什么身体,什么孩子,这一刻她什么都不管不顾。

可是周父周母却不能管,对于唐学礼,他们也是知道的。军火大亨,t市的风云人物,想不知道都难。周父对唐学礼还是有着一定地畏惧的,周父也算是有身份的人,所以才更加在心里委屈。

而周母倒是没有害怕唐学礼,她关心地更多的是范灵萱现在怀孕了,是个孕妇地问题。身为女人和母亲,自然知道刚刚怀孕不宜太过悲伤的,于是连忙擦干眼泪安慰女儿:“晓晓啊,别哭了,注意身体,注意身体才好。”

在父亲母亲地劝说下,范灵萱也渐渐地平复了心情,和父母手拉着手,却也不再哭了。

唐学礼一看他们终于平静下来,心里松了口气。不过看到范灵萱和父母手牵着手亲昵无比地模样,心里又有种异样。他知道是自己强烈地独占欲在作怪,可是却又控制不住自己。

上前不动声色地将三个人分开,把范灵萱几乎给圈在自己怀里。笑着对周父周母说:“爸妈一路过来也辛苦了,先喝点东西。”

周父周母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身份还如此强大的女婿还不能适应。听他这么说,便有些茫然地点点头,不过眼里地失望非常明显。好不容易重新见面地女儿,居然连亲昵都没有亲昵一会呢,就被分开了。

而且现在他们心里还有许多疑问想要问女儿,现在他们已经肯定这个女孩是他们的女儿了。虽然还是有些不能适应她如此美貌,不过对于周父周母来说,这就是他们的女儿。不管是变得漂亮还是变得丑,对他们来说都是他们的宝贝。当然变漂亮让人更加高兴,他们也只当她是整了容了。

可是还是有许多疑问想要问,但是唐学礼拦在这里,他们也不好再开口。只好心不在焉地喝了点茶,然后眼巴巴地看着女儿被别的男人圈在怀里。

范灵萱和唐学礼现在已经非常能平和地相处了,知道这家伙的独占欲又上来了。以前刘洁在的时候也是这样,跟她亲昵点他都要吃醋。真是让人觉得又好笑又好气,不过他虽然见不得她和别人太过于亲昵。但是也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将她给圈禁起来,不让她出去见人的。

反倒是会经常约一些家族里同龄的女孩子们过来跟她聊天,排解一下忧愁。只是见不得她在自己眼前,和人亲近罢了。

于是便吩咐他去厨房看看自己的汤煲好没有,她想喝汤了。借此来把他支开,然后和父母好好聊聊。

唐学礼那么聪明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她打的什么注意。其实想想人家那么久没见,一定有许多话要说,也是正常的。反正现在她也不哭了,让他也放心许多。便点点头,亲昵地在她耳朵上亲了一下,就去厨房了。

范灵萱被他亲了一下羞涩地红了脸,有些愤恨地瞪了一眼他的背影。真是太过分了,居然当着她父母的面亲她,让她怎么好意思。

而周父周母显然也有些尴尬,有些讪讪地笑了笑。等到唐学礼走后,周母才过去拉着女儿的手,让她坐在他们中间,询问她一些他们好奇地事情。

等范灵萱把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跟父母说了一遍后,周父周母也是惊讶地不得了,觉得这件事实在是太神奇了。感叹了几句后,周母还说都是祖上积德,才会有这样的好事,还要和周父一起去庙里还愿,拜拜神仙。

周父一听,连忙惊吓地说:“千万别去拜神仙,晓晓现在可是孤魂野鬼,好不容易重生了,你要是去拜神仙。让那些神仙知道晓晓的事,万一再把晓晓收走怎么办?”

周母一听也是,连忙点头:“是是是是,是我想的不周到,还是你想的周到。是不能拜神仙,更不能让神仙知道这件事。”

说的范灵萱嘴角一抽一抽的,她都重生快一年了,应该不会再有意外了,父母这样都是杞人忧天。不过看着他们为自己这么诚惶诚恐地样子,她还是很感动的,又扑上去抱着父母亲昵了一番。

周母又问了她和唐学礼地事,问她是不是自愿喜欢唐学礼的。毕竟她女儿现在的这副身子还年轻,而且长得又漂亮。虽然唐学礼也很英俊,可是毕竟已经三十多岁了,比她大了十岁。这可是不小的年龄,周母觉得这个年龄相差的太大了,有些不大满意。

倒是周父振振有词地说:“这么大算什么,只要他们是真心相爱,这点年龄根本就不是问题。再说,男人到了一定年龄才能有更丰富地人生阅历,才能更好地照顾家庭,我觉得这个年龄合适。”

“我看你是害怕他吧,自从你知道我们的女儿跟的人是唐学礼,看你那副样子。我可告诉你,我好不容易失而复得地女儿,只要她不愿意,谁都不能欺负她的,不然我跟谁没完。”周母一看周父这个样子,直接鄙视了一番,然后抱着范灵萱抱得紧紧地。一副老母鸡护小鸡的样子,凶狠地瞪着周父。

好像周父就是要害自己宝贝女儿的人,气的周父也开始吹胡子瞪眼。

范灵萱的嘴角有抽了抽,连忙哄父母:“爸妈,你们别这样。我和他现在…不管开头怎么样,反正现在很好。而且我已经怀孕了,我们正准备结婚,会生活的很好地。”

范灵萱这么一说,周父周母也不瞪眼睛了。周父欣慰地点了点头,想起女儿从前地容貌,他是真怕嫁不出去吧!也许上天就是看他做好事做多了,才给他女儿这样地奇遇。

周母却是一脸伤感,才见面就要嫁女儿,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可真是一件伤心地事。

但是事情已经成了定局,连孩子都有了,他们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但是对于女儿的新名字,他们还是不能接受的。依旧叫着她原来地名字,兴高采烈地为她策划婚礼。

这点小事范灵萱也没有太在意,随便父母怎么叫。而对于婚礼,其实她还真没有太大感觉。因为怀孕的缘故,一切事情唐学礼都不用她操心,只需要安安心心地等着做新娘就行。

而在和父母见面后的第一个晚上,回到房间后,就看到唐学礼穿着一身白色地休闲服站在阳台上。清风吹来,说不出的风流倜傥。

自从和她相识后,唐学礼便不再拘泥于一种颜色的穿着了,也开始试着传一些比较温暖和温馨地颜色。

范灵萱走过去,从后面圈住他的腰,将自己的脸贴在他的悲伤,轻轻地说了一声:“谢谢你。”

——完。

作者的话:唐学礼和范灵萱的故事就到此结束了,谢谢亲爱的读者们一直以来的跟随。琳琅非常感谢大家,群么一个。也许有的亲会觉得意犹未尽,不过旧的结束是新的开始,等琳琅有时间再开新文,一定会通知大家。也会给大家带来一个全新地,不一样地故事,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