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凤止篇下
与君AA - 末果

凤止虽然被封了仙术,在这凡间,又不曾学过武,所以身手上绝对比不过无忧。

如果硬对硬,他只能吃哑巴亏的份。

但以前训练无忧的人,全由凤止来安排,她每一个教官,他都再熟悉不过。

由于她身体大伤过,又是穿魂而来,与寻常凡人终是不同,所以每开始一轮新的训练,他都必定事先了解得一清二楚,以免伤了她。

因此最熟悉无忧的身体状况,以及弱点的,是他。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乘她不备,巧妙地将她制服。

无忧安分下来,象死鱼一样摊在青石上,身上线条倒也罢了,反正过去也不是没穿过紧身衣,比基尼。

但上头的那两点红,太过刺眼,偏偏缠在她手腕上的缠藤不知是什么东西,硬是让她挣不出手来遮上一遮。

而水里那位,一双贼眼更是肆无忌惮地乱看,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忍不住,瞪圆了眼“看够没有?”

凤止笑了笑,不但不转开脸,反而缓缓拉动手中拽着的长腰带“才开始,怎么能看够。”

无愎瞪着他的手,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与男人**,和摆在明处供人观看的感觉全然不同。

“混蛋,你敢乱来,我不会放过你。”无忧又急又恼,红从脸上一路红下脖子,也顾不得走不走光,一脚向他踢去。

凤止握住她的脚踝,顺势上前,向她俯压下去,结实修长的双腿隔着湿衣,感觉到她腿侧的温度。

眼角笑意更浓,他巴不得她不放过他,手一抖,透湿的纱带从她腰间抽去,落在泉边huā树上,垂入水中,搅着水面的huā瓣起起伏伏,让热意腾腾的泉潭凭添了几分春色暧昧。

低头吻上她的眼,唇上的温热在她眼上化开,唇渐渐下移,蜻蜓点水的拂过她的唇,轻咬了咬她喉间,接着一路向下,慢慢游上她柔软的起伏,最终隔了衣衫,含上迷人的娇红huā蕾,滚实的玉珠在舌尖滚过,清甜的梅香带着泉水的清新,在他唇舌间化开。

他无数次幻想着她的滋味,这时方知她竟是如此美妙,美妙得让他瞬间沦陷,手掌滑进她的湿衣,覆上另一边的柔软丰润,满满地一手,肉乎圆实的果粒在掌心中滚动,似痒,又似麻,妙不可言,更让他不能自抑,心跳失了频率,胡乱蹦窜,是他过往游戏huā丛中从没有过的急切,唇舌间的动作也不由地热切粗重,恨不得将她整个吸入腹中。

灵活的手指地把玩一阵,揉揉捏捏地慢慢往下。

无忧呼吸一窒,僵着身尊一动不敢动。

凤止触到她腿间湿滑触感,抬眸向她的眼望去,邪魅一笑。

无忧的脑子“嗡,地一下,从耳根子一直烫下脚底,自我安慰,是被温泉的热气蒸的。

低头从他微垂的长睫下看见浓浓的情欲和渴望,是上万年的爱恋一点点积累沉淀下来的渴望。

哪里还笑得出来,心间只有深深地心痛缓缓流淌。

缠藤仿佛感觉到她的心痛,无声地滑开,无忧指尖轻轻拭去他眉稍的水滴,手指抚上凤止滚烫的面庞“这些年,辛苦你了。”声音低哑轻柔。

凤止怔了,她从来没有用这样温柔的语气和他说话,仅这一句话,将二人间的隔阂完全消去。

这些年,他确实觉得辛苦,甚至委屈,但又有些无奈,常常想,如果她认识他在先,或许不会是如此。

将彼此的心一层层的录,直录得鲜血淋淋,痛不欲生,绝望之时,才看见被她深埋着的真心。

一万年,却也不算太晚。

他半晌才回神过来,感受着她手指在面颊上轻轻摩挲的温存暖意,眼里的邪意渐渐变成温柔。

刚才还想责用些古怪的法子,好好地折腾她一翻,解解这些日子存下的怨气。

可这一瞬,哪里还有怨气,只有对她浓浓的爱和欲。

将她揽入怀中,温柔地吻上她,同她一起沉入水中,紧紧贴在一起的身体,渐渐结合,于温流繁huā中抵死地缠绵,一万年渴望终在这一刻得到圆满。

也不知过了多久,繁huā丛中的喘息才渐渐平息。

她仰头,望进凝视着她的那双琥珀般的眸子,疲惫地一笑,手臂缠上他的颈项,把他拉了下来,他的体重让她感到心安,唇轻贴上他的耳“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都会慢慢补偿于你。”

他细长的眼角微微挑起“既然如此,不如再来一次?”

无忧脸上发烫,却笑着吻上他……

有风拂过,huā瓣飘落,掩去泉中再次紧紧纠缠在一起的妙曼身形。

………,………,……………

云层深处,祥云满足地轻叹了一声,合拢云层,看向身边沉着脸的冥后,微微一笑“我知道你不满意这样的结果,但你能有更好的办法?”

冥后紧抿着唇,一言不发,她虽然恼丈夫huā心,妻侍随处可见,但她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却哪能愿意自己的儿子娶一个已经有了丈夫的女人?

为了让儿子离了无忧,她能做的全部做尽,甚至甘愿被云仙利用,任她下凡。

云仙犯下的那些滔天大罪,她虽然并没参与,但同样脱不了的关系,如果不是丈夫下凡与儿子一起将小天女保下,她此时哪还能站在这里?

那时,她宁肯将自己毁去,也希望能保住儿子,结果换来的却是凤止心死,欲化魂散魄。

这些年,她与丈夫离心,儿子就是她的一切,如果凤止有什么三长两短,她不敢想象。

现在的这个结局,虽然不是她所愿,起码,凤止去了死心,而且他是快活的。

这样也就罢了。OP

冥王上前,拉住妻子的手“那些年,我对不住你以后我身边再无他人。”他活了几十万年直到经历了这些,险些失去儿子才明白亲情可贵,而那些烟huā风尘,不过是过往的云烟。

冥后挣了挣手反被冥王握得更紧,她睨了眼凡尘中揽着无忧已然熟睡的凤止,心软了下来,如果不是他与丈夫离心,凤止又岂会不愿留在冥界。

凤止表面上浪荡不羁但身为母亲,她如何能感觉不到儿子的孤独和无助?

不管为儿子也好,还是为了以后的安宁,拒绝丈夫的话,终是没有说出口。

☆☆☆☆☆☆☆☆☆☆☆☆☆☆☆

凤止的番外到此,跟大家说声再见了,希望大家能喜欢。

至于新书,正式发新书还得存上几天稿,许多亲问我是什么类型的,考虑到满足下大家的好奇先发一章出来给大家看看,如果喜欢的话,一定要去我的新书收藏哦,收藏涨得好,正式更新也会尽早的。

考虑到不方便上网的亲,没办法在起一点一女一生一网上看文所以也在这里贴上一章。

链接:http://www.pidian.com

001逃亡平安隐隐记得从楼台上坠下,当场头破血流,在她感觉自己的生命将到尽头的时候,似乎飘来清冷的白玉兰huā香感到一只冰冷的手颤抖着抚上她的脸。

血水模糊了她的眼,看不清他的容颜只看见熟悉的一袭白袍。

那是她在世上最后的一眼。

被鬼差领着,走在黄泉道上。

平安揉着已经不知道痛的脑门,不知是不是摔傻了,不但不记得怎么坠的楼,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只隐约觉得自己生前好象很不待人见,真正疼爱自己的只有母亲月娘和父亲,可是父亲哎哟,真是糟糕,父亲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居然不记得了……………,

想了半天,也没能想出个名堂,平炎失了耐性,横竖已经挂了,记得再多,一会儿一碗孟婆汤下去,也同样洗得干干净净,倒不如丢了开去。

这么想,虽然没心没肺,但也只能这么凑合着。

黄泉道上太过拥挤,走了半天,也没挪上多少步,忽然,成队的牛头鬼面带着鬼差驱赶开道上游魂。

原本拥挤的黄泉路,却生生被劈了出来,不容任何鬼魂差役行走。

小阎王带着地府大小官员,匆每赶来,跪了一地。

远处地门大开,一团光亮中,由五极战神开道,八大元帅在两旁护着,四只麒麟拖着一辆空置的囚车而来。

明明是囚车,却铺着厚厚绫罗锦垫,奢华舒适不差过皇帝的辇车。

在这之前,前来的鬼魂都是用走的,突然出现一辆囚车,已经是很引人注目,何况还是这样的排场。

一时间,黄泉路上寥寂无声。

所有鬼魂都停了下来,举目相望,想看看他们等的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平安也不例外,踩在牛头的脚背上,不顾牛头黑下去的脸,使劲往前头瞅。

结果这一等,就等了足足一个时辰,只站得两脚发软,平安失去了耐性,很想踩着众鬼的头爬过去,揪住跪在前头的小阎王,问问他,到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正寻思着这时候过去,会不会被天将们打得再死一回,地门再次大开,见众天神一起跪下,齐声道:“末将恭迎世子。”

只听见一声漫不经心地低笑“何必惺惺作态。”

小阎王的声卒忐忑发抖“不知世子此来”

那人淡淡道:“凡间甚是无趣,想换个地方。”

众神惊看向他,小阎王更是慌了神,苦口劝道:“上头二位大帝,日日盼着世子赎还逆天罪孽,早返天宫继承大业。世子阳寿未尽,私下地府,如果再乱了轮回之道……”

来人抬眼望向平安所在方向,懒懒道:“罢了,我也不为难你们,走吧。”

平安看见有人缓缓步上囚车,于车内锦垫上坐下,那身影极为眼熟。

天神们长舒了口气,护着囚车向这边缓缓行来。

等囚车近了,平安能看见,车里闲懒地坐着一个的戴着乌木鬼面具的男子身上仅穿着件月白中衣难掩他修长完美的身段。

衣襟微敝,颈项处还有暧昧的青红淤痕和指甲划伤让人遐想联翩。

囚车路过平安身边,他忽然反手揭开面具,手臂一展向平安抛来。

战神们想要喝止,已是不及。

平安懵懵的抱着面具,抬眼看去。

只见风拂开他乌黑般的长发,是一张秀美绝伦的脸庞,他眉如远山之黛眼若秋风柔水,漆黑无波的眸子仿佛将天地间的雅秀之气洗涤一空。

原本清儒秀雅的面孔,嘴角却噙着一抹叛逆的不羁。

平安觉得自己快要窒息,忘了身在何处,只怔怔地看着那双幽潭般的眼。

不想,他眸光流转,竟向她瞥来,勾了唇角,微微一笑,那一笑颠倒众生。

随着那一笑道上的彼岸huā好象羞于在他面前开放,即时凋谢,阴暗的黄泉越加沉暗下去,仿佛世间万物只剩下他的笑颜。

等平安回过神来,囚车已经从身边过去,留下一缕淡淡的白玉兰huā香在鼻息间缭绕不去。

平安呼吸一窒那双眼,那白玉兰的清冷浅香如跗骨般烙进她的心底,与迷糊的记忆慢慢重合。

没等她有时间细想,一碗忘川水已经强灌进她口中呛得她一阵猛咳,原本破碎难辩的记忆越加模糊无法拼凑。

心里正骂着混蛋,眼前一huā,水碗被人扫落。

力道带着她的身体踉跄前扑,跌进一个结实的怀抱,被牢牢抱住,淡淡地白玉兰huā香飘入鼻息。

抬头,竟然是囚车里那张倾城的面庞,怔了。

他朝她笑了笑,那笑,醉人心魂,他低头下来,薄凉的唇贴着她的耳,媚惑笑道:“我床榻上少个有趣的女人,跟我回去打发那寂寞的玩意。”声音带着初醒的沙哑慵懒。

平安一惊,这人是疯的,伸手推他“我不要做你床榻上的玩意,不要跟你去,不要“她的命运才不要被别人左右。

他眼里玩味笑意更浓,平安连打了几个哆嗦,他勾唇一笑,竟向她的唇吻落下来。

平安小脸煞白,又踢又打,连嘴都用上了,却被他抱得更紧,整个身子都贴在了他身上。

小阎王脸色煞白“快放了她,不要再乱了轮回,继续作孽。

他回头讥请一笑“她的轮回又当真正当?”抱了平安,往轮回台纵身一跃,上头惊呼一片。

下坠的途中,他突然将唇压在她耳边道:“我们很快会见面。”

平安一个激灵,眼前一黑,鼻息间是浓浓的木料与油漆味道,耳边送葬的吹打声嘎然而止,换成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就在这时“哐当,一声,猛然一下剧烈的震荡,平安心里叫着,不要做他的**玩意,爬坐起身,发现自己一身丧服,坐在棺材里,并不是想象中的床榻,身边更没有那个要她做**玩意的男子,入眼全是惨无人道的杀伐,穿着丧服的人不断被黑衣人砍死在刀下。

温热的**泼溅在脸上,眼前景象瞬间蒙上一层血色,浓浓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平安抹去蒙在眼睛上的血红**,不管杀人的,还是被人杀的,不认得一个,手紧扶着棺木,不知这时候,是该爬出棺材,还是躺回去,继续装死。

一个相貌极美的妇人跌撞着扑到棺边,惊讶地低唤“平安,你没死?”

平安转头,竟是母亲月娘,没着落的心,回到胸膛,用力在大腿上掐了一把,痛得一吡牙,才知道自己真的活了过来“好象是没死。”

揉着涨痛的额头,过去的事,还是记不起一星半点,皱了皱眉头,难道真是失忆?

穿丧服的家人已经被杀了个七七八八,黑衣人正向她们逼来,月娘惨白着脸,一拉平安“快走。”

平安忙爬出棺材,随母亲一起逃进身侧的树林。

一阵悠扬的琴声传来,出了林子,发现竟是一处悬崖,悬崖边上坐着一个男子,一袭似雪的衣裳,纤尘不染,垂下的衣角卷着风随风轻扬,娴俊优雅。

一个青獠鬼面具遮去半边脸,露在面具外的半张脸,下颖削瘦,凉薄的唇完美得无可挑剔。

突然闯来的母女二人,并没打扰到他的雅兴,阔袖半掩,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抚着身前琴弦。

平安即便是在逃亡,仍禁不住望着那袭如同远山幽水的身影失神,直到听见身后追兵已近,眉头微蹙,拉了母亲向另一侧树林逃窜,跑出两步,停了下来,放开母亲的手,奔到琴案边,一把按住琴弦,令琴声嘎然而止,焦急道:“先生赶紧逃命吧,一群杀人不眨眼的人朝着这边来了。”

虽然现在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但让这样风华绝世的男子转眼变成一具血淋淋的尸体,委实不忍心。

男子抬起头来,唇微微上翘,勾出好看的弧线,浓如夜幕的眸子里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

那眼神象黄泉道上的那个无赖,平安吃了一惊,退开一步。

手持带血长刀的黑衣人从树林里闪出,月娘脸色大变,拉住平安“快走。”

还没到林边,又一队黑衣人从林中闪出,把去路堵死。

无论是她们母女,还是白衣男子,都不可能再有路可逃,平安歉意地扫了眼坐在琴几后的白衣男子,看样子,这个萍水相逢的男子要受到牵连。

黑衣人们扫了平安一眼,突然面朝白衣男子一起跪了下去,垂头叫道:“侯爷。”

平安突然意识到什么,惊看向身后年轻的男子,变了脸色“这些是你的人?”

被称作侯爷的男子淡睨了平安一眼,又自抚上琴弦,算是默认。

“你你是平阳侯?“月娘一张脸顿时失去了颜色,紧拉着平安一步步后退,不觉中退到了悬崖最边缘,身后是万丈的飞瀑,再无退路。

平安不知道平阳侯是谁,但感觉到此时的处境非常不妙,拦在母亲身前,眼里燃起怒火,刚才还在为这个男子会受到牵连而难受,结果这个人却是派人追杀她们的罪魁祸首,真是可气又可恨。

“为什么要杀我们?”

另外起一点的活动,希望大家能参加哦。

,什么是大神之光?

起点中文同、起点女生网所有作者,其名下所有作品中,v付费章节总数大于等于500章,即符合大神之光发放条件。拥有大神之光后,更可尊享后续推出的诸多特权,敬请期待。

,如何领取大神之光?

只要您订阅了符合条件的作者名下作品全部付费VIP章节,即可领取其大神之光荣誉。

若您同时获得了100枚大神之光,更可前往起点徽章馆领取特制典藏徽章一枚。

(满足条件的亲,可以去领徽章。)